基里连科

凡等is real

夫唱夫随
连添加的表情都一样
(虽然转的是lh的电影宣传😂)

卑微的铜矿( ‘-ωก̀ )

天啊!虽然不在同一期……

玉京谣

爱了


过气老鹅:

一.


  宁缺将手中的半块玉玦抛到半空中,再接进手心。他望着天都的方向,长长的叹了口气。




  身后有人拍了宁缺一下,大肥便便的的商人领队举着酒杯在宁缺身边坐下,“小兄弟,咱们结伴走了快一个月,都还没问你来天都做什么的。”




  “当然是来见见世面。”宁缺接了商人递过来的酒,是宁缺从未喝过的味道,软绵绵的,带着葡萄的酸甜味,一点也不烈宁缺喝不惯,只能硬着头皮抿了一块,“都说大魏风流尽在天都,不来天都一趟,枉为大魏人”




  商人和宁缺碰了杯,将杯中的葡萄酒一饮而尽,“这话说的倒是不错,按我说,咱大魏的好儿郎都该来天都闯一遭。说起来,你小子也算是有福,过两日便是贵妃娘娘的生辰,陛下要在宫门外设万人宴,人人都能参加,恭贺贵妃生辰快乐。咱们一路上碰见的那些商队,大多都是运送王公贵族们给贵妃备下的礼物,金银器皿珠宝首饰应有尽有。就连我这商队里都有一件,太常寺卿府上提前一年命人用红宝石打造的珊瑚摆件,上面镶着珍珠,就连底座都是用黄金做的,真是奢靡至极啊。”




  宁缺对商人口中的贵妃娘娘很感兴趣,他凑近了些,问到:“能让整个天都用这么大的排场庆祝生辰,这位贵妃娘娘是不是生的极美?”




  “贵妃娘娘是大魏最美的人,倾国倾城都不足以形容她的美。我曾经和一位为陛下和贵妃表演过杂技的民间艺人喝过酒,他说天都之所以称天都,不是因为天都这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是因为有贵妃娘娘。贵妃娘娘,当真是仙人之姿。”商人说着说着竟是痴了,举起酒杯向着天都的方向敬了杯酒:“贵妃娘娘,大魏能有您,实是百姓之福啊”




  “你怎么越说越邪乎了,这贵妃娘娘到底是什么来头?”




  “你这乡下小子,对天都的事竟是一点都不知,让我来和你好好说说。当年天帝登基,封现在这位贵妃娘娘为莲妃,同年诞下四殿下。五年前四殿下带兵驻守关外,遭奸人算计,薨逝了。贵妃娘娘悲痛欲绝一病不起,差点随四殿下一同去了,太医院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把贵妃的身子养好。也是在病中封的贵妃,为的就是冲一冲病气。要知道这历朝历代的妃嫔都得拟个封号,但咱们这位贵妃娘娘可不一样,她没有封号,从今往后提起贵妃就是她,她就是咱大魏唯一的贵妃。这可是天底下独一份的恩宠。”商人喝了口酒,叹到:“只是可惜了四殿下,他若是还活着,哪还有现在这位太子什么事。”




  宁缺咂咂嘴:“那可真是皇恩浩荡。还好现在国泰民安,若是乱世,这位贵妃只怕是位红颜祸水。”他想了想,将手里的玉玦递了过去:“您走南闯北见识多,帮我看看,这是哪儿的东西?”




  商人接了玉玦,对着篝火仔细端详了一阵,说:“哟,这可不是寻常人家的东西,做工精良,设计精巧,只怕是哪位王公贵族的,又或者是宫里的东西。你从哪儿弄来的?”




  宁缺将玉玦贴身放好,笑着和商人碰杯:“我的心上人送的。我和她约好了,我会来天都娶她。”






  宫娥隔着层层叠叠的纱帐,对着床榻上的人轻声说着:“娘娘,陛下来了。”




  床上的人没有作声,也没有动静,好像还沉在梦里。殿外已经传来第二道通报声,宫娥急了,扑通一声跪下:“娘娘若是不去迎接陛下,整个瑶华宫的宫人都要拖下去打板子。奴婢求求娘娘了,救救大家吧。”




  纱帐里人影晃动,元凌坐起身叹了口气:“人人都要我救,谁来救我呢。”宫娥不敢接话,跪着磕了三个头:“谢贵妃娘娘垂怜,奴婢伺候娘娘更衣。”




  天帝站在瑶华宫外,似笑非笑的问:“你们娘娘睡下了?朕记得两个时辰前派人来传过话,朕今晚要宿在瑶华宫,你们一个个的都把朕说的话当耳旁风吗?”




  宫娥太监们跪了一地,首领太监边磕头边结结巴巴地求饶:“奴才们劝过娘娘了,可是娘娘的脾气陛下您是知道的,他......”




  天帝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瑶华宫宫人伺候不当,全都拖下去领板子,再换一批新人来。”




  “都不准动。”元凌披着外衣站在廊下,他看了一眼正在跪着的宫娥太监们,说:“是我困了,不关他们的事,何必要拿他们出气。”




  “你们娘娘替你们求情呢,还不谢恩?”天帝踹了一脚首领太监,几位宫人刚想磕头谢恩,元凌便皱着眉让他们退下:“都下去吧。”




  天帝走到廊下,摸了摸元凌的手,“怎么这么凉。”他转头问提着灯的宫娥:“太医院开的药可有盯着服下?”




  “回陛下,太医院开的药娘娘每日都有吃。只是这已经入了秋,娘娘身子弱,比常人容易着凉。”




  “是朕不好,这么冷的天还让凌儿出来迎朕。”天帝伸手揽着元凌的肩,吩咐到:“烧个炭盆来,朕陪凌儿烤烤火。”




  盆里烧的是兽金碳,不仅一点烟味都没有,反倒还带着点松枝的清香。天帝与元凌坐在一处,他将元凌的手紧紧握住,替他捂着,说:“再过两日便是凌儿的生辰了,朕在宫外设了万人宴,到时候普天同庆,祝你生辰快乐。这样安排,凌儿可满意?”




  元凌盯着面前的茶水不说话。天帝只当他是默认了,凑过来想吻一吻元凌的眼角,却被元凌侧身躲开。元凌垂着眼,开口说到:“再过两日,也是母妃的生辰,父皇可有想过如何帮母妃庆祝。”




  殿内出奇的静,竟然只听得到火星爆裂的声音。天帝低声笑了,他捏着元凌的下巴,强迫元凌抬起头,“凌儿又说傻话了,你是朕的爱妃,哪来的母妃。”




  元凌沉默了一会儿,开口到:“万人宴未免过于铺张浪费。北边干旱,黄河决堤,不如把钱留着赈灾。”




  “凌儿在后宫住了这么多年,还是这么心系百姓。”天帝松开手,喝了一口热茶,“那朕就以你生辰的名义,开国库赈灾。但是这万人宴还是要办,而且你要和朕一同前去。”




  “我不想去。”




  “不想去也得去,这是你的寿宴,你不到场怎么说的过去。”元凌起的太匆忙,头发只用玉钗随便的挽了个髻。天帝伸手抽走那玉钗,取了一缕青丝在手中把玩,“你那个戴面具的影卫呢?怎么没见到他?”




  元凌猛的抬起头,睁大了眼睛:“你把岩枭怎么了?”




  天帝抚弄着元凌的头发,笑着说:“不要紧张,朕只是请他去水牢里做做客,三日后便放他出来,不过前提是你得听话。朕说过,只要你听话,朕就能保你身边人安全无虞。”天帝俯身吻过元凌的眼角,“乖,和朕一起去万人宴,朕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看看,朕的凌儿有多美。”




  元凌闭上眼睛,咬着牙说:“......臣妾接旨。”




  天帝满意的笑了。他将玉钗塞进元凌的手里,说: “走吧,朕累了,凌儿该给朕侍寝了。”





不行了每次打开特别关注还是觉得越看越像情头💑

提前吃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结婚吧哥哥们饭厅real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只兔兔是要宠的:

参与了最新一期xyzcq录制,这次凡凡还是木有去😢


但是!居然还是被我捡到了几颗糖!




导师们全部出场后,婷问代班导师:怎么又是你啊。


代班导师:对不起,又是我,你的凡凡还是没能来。




后来点评的时候代班导师为了拉票,开始唱《想你》


“想你想你想着你~有些模糊记忆~......”


婷在这边就演上了🤦‍♂️又是手掌贴面颊遮脸低头装害羞,又是拉起风衣遮脸。这么娇羞是干啥呢!!!




凡凡,拜托了,下次务必好好收拾一下他。

大噶好我来拉!


前几期烂🍅那个垃圾剪辑一点糖渣都没有😓


这一期前面导师抢歌那里简直笑到头掉两个人都超可爱超甜哥哥们都戴了眼镜!!!当然这一期的糖分都在里面了(他要是整个节目这样放收视可以涨十倍一点不夸张hhh


(前段时间nl tf都发糖了(不是)但是饭厅女孩要记得我们还有跨年阿!!!